时时彩方法技巧:

2018-02-23 12:15:37 中国新闻网
摘要  原标题:19岁骑摩托车返乡四川农民工又将骑行外出:享受骑行乐趣   过完年,又该出发了,19岁的四川宜宾兴文小伙罗江云把归期定在大年十二。跟回家时一样,这次返程的3000里,还
}

  原标题:19岁骑摩托车返乡四川农民工又将骑行外出:享受骑行乐趣

  过完年,又该出发了,19岁的四川宜宾兴文小伙罗江云把归期定在大年十二。跟回家时一样,这次返程的3000里,还是全程骑行摩托车,不过他买了保险。

  过年前,在广东中山打工的罗江云“突发奇想”:召集一批摩托车爱好者,骑车回家。2月13日晚,经历四天的风雨磨砺,罗江云安全返家。因澎湃新闻全程直播,罗江云成为了“网红”。

  行程3000里,从广东中山返回四川宜宾市兴文县石海镇过年。与父辈们不同的是,罗江云等年轻人骑摩托车回家过年并不是为了省钱,座驾接近2万元,风驰电挚更“拉风”。

  

  

  2月10日早上7时30分,广东中山市海洲加油站,天空下着小雨,罗江云和队友张攀、牟抄、余健伟等11名队友集合出发,分乘十辆摩托车往家乡进发,其中两名乘员为女性。罗江云所在摩托车队,成为今年返乡摩托大军中特别的一支队伍。

  罗江云从小不喜读书,初中未毕业被送到兴文县某职业学校学汽车修理技术,但待了不到三个月就离开了。此后在姐姐的帮助下,罗江云又被送到重庆某职业学校学习数控,虽然花了家里一万多块钱,但罗江云也只呆了三个月就犟着离开学校。隔代的家长没有培养出罗江云对学习的兴趣,只好由着他在外打工。十五六岁时,罗江云自己学会了骑摩托车。

  在过去三年里,罗江云先后在广东及兴文本地打工。2017年春节后,罗江云独自前往广东打工,在一名包工头手下做搬运工作,月薪是4000多元。

  张攀和罗江云相距不过20公里,但两人认识其实才一个多月。“我们在中山的打工者,有个摩托车群,喜欢的都会加进去。”张攀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他就是这样才认识了罗江云,然后发现是老乡,线下约着一起玩。“因为年龄接近、经历类似等原因,大家很快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”

  在广东中山,罗江云还参加过当地的摩托车比赛,获得的奖品是头盔。“自己的摩托车不行,本来可以得第一名,拿到一件价值1000元的骑行服。”罗江云这样告诉奶奶。

  在此次结伴骑行返乡之前,罗江云共有两次骑行广东的经历。为了这次回家,罗江云以2000元的价格卖掉了自己的二手摩托车,花了四个月工资,以1.48万元的价格买了辆新车,加上登记入户的费用,一共耗资1.8万,这也是罗江云拿到驾照后的第一辆车。

  罗江云、张攀所在的摩托车群,总共有一百多人,都是摩托车骑行爱好者。平时用网名,聊些摩托车骑行、保养、安全方面的话题,聊得投机的会私下加好友,如果发现是老乡会发展成线下朋友。平时大家“以车会友”,并不刻意询问是哪里人,做什么工作。但这个群体以外地打工者为主,当地人则极少。彼此熟悉后,罗江云拉了一个“回家过年小分队”的小群,发动大家相约骑车回家过年。

  此次“归途”的领队、27岁的兴文古宋人牟抄,是罗江云老板的女婿,是中山一家灯具外壳厂的打料员,月薪6000元;张攀在广东中山打拼七八年,目前是工厂技术工人,月薪8000元左右;余健伟1996年生,一个人在广东打工,月薪4000至5500元。余健伟在兴文县城买了房,每月还房贷2300元,即将结婚。

  

  

  在同行的10名骑手中,罗江云是年纪最小的一个,跟同伴们比起来,无论是他的驾龄还是年龄,都不算成熟。25岁的张攀,是兴文县古宋镇人,也是罗江云仅有的十余名“摩友”中,关系最好的一个。张攀有着和罗江云类似的人生遭遇:早年丧父,初中没有毕业就外出打工挣钱。

  年薪十万的张攀在经济上并不紧张,连手机也是最新款的苹果手机。靠打工,张攀在兴文县新城区买了房子,并在去年还清了欠款。对于摩托车,张攀形容“很酷”,并称非常享受骑行的乐趣。张攀的摩托车是2017年7月买的新车,花费1.8万元,比罗江云的车贵了足足3200元,花了他两个多月的工资。

  已经做父亲的牟抄同样喜欢骑摩托车,两年内换了三辆,现在的座驾是去年6月买的,花2.3万元,是此次返乡队伍中价格最贵的摩托车。“我们这批年轻人虽然谈不上有多少钱,但是普遍没结婚,家庭负担不重,骑行回家并不省钱,而是享受骑行时‘心跳’的快感。”先于罗江云返回老家的另一名兴文骑手小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。

  从耗费的钱上看,这个组队里的好几个人都足够买得起汽车了。“上一代打工者骑摩托车返乡,是因为要养家养孩子,家庭负担重,很多是为了省钱或图方便。但我们是为了享受骑行的乐趣,为了欣赏沿途的风景。”张攀给记者算了笔账:骑摩托车回家,光是骑行衣、头盔、蓝牙等安全设备,就要花费2000余元,加上路上开销,全程需要3000元左右;而坐飞机回家,大不了就1000余元。

  因为跟着爷爷奶奶长大,罗江云从小便和奶奶胡福芝非常亲近,远在广东的他至少每周给奶奶打一次电话。无论罗江云在外打工能不能挣到钱,奶奶最关心的都只是他的安全。“不准打架、不准赌博、不准沾染传销毒品等违法犯罪活动。”胡福芝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每次跟罗江云打电话,她都要反复唠叨这些话。胡福芝也坚决反对罗江云骑摩托车,尤其是长途骑行上千公里。

  胡福芝一想到孙儿骑摩托车就浑身起鸡皮疙瘩。这次听说罗江云要骑车回家过年,奶奶并不开心,反而非常生气。“我警告他:如果真骑车回来过年,就不用回来了。”罗林富同样反对孙儿长途骑行摩托车,认为并不安全,尤其是煤矿事故让两位老人失去儿子后,他们对孩子们的安全看得非常重要。罗林富试图说服孙儿改变主意,让他乘坐火车或者汽车回家,但罗江云仍然坚持骑摩托车。

  

  

  返乡农民工中的“摩托大军”,成为近年来媒体关注的重点,此前有媒体报道,每年经过广西境内重点路段的流量统计,返乡“摩托大军”一度突破20万辆。据罗江云回忆,有媒体记者通过“川粤摩友”QQ群,找到了他,对他的年龄及经历了解后,邀请他做此次直播的主角。

  与爷爷奶奶的反对不同的是,比罗江云年长五岁的姐姐罗千芳认为,自己虽然对机车不懂,但可以理解并接受男孩子对摩托车的喜爱。不过,罗千芳接受弟弟骑行摩托车有个非常重要的条件,就是必须保证安全。为了不让家人担心,罗江云在邀约同伴和筹备骑行的过程中,并没有告诉家人。罗千芳也是在弟弟骑车从广东出发并在QQ群中发布骑车照片后,才知道弟弟和队友们已经上路。

  得知有其他朋友一路,还有直播,罗千芳感觉路上也有人照应,才放下心来。罗江云在组织骑行回家前,并不知道会有媒体直播,刚开始他本人也不想被直播,不愿意把自己的车队放在聚光灯下。后来在朋友的劝说下,他才最终答应下来。临行前夜,罗江云很是忐忑,基本上整夜未睡着觉,甚至在第二天直播前,差点放弃。

  不过归途直播开始后不久,远在3000里外的奶奶知道后,赶紧让小孙女帮她下载了直播软件。从此,家里人天天守着手机,看罗江云骑车回家。不仅如此,连当地山村的亲友们,也听说了这个消息,纷纷下载了直播软件,观看他如何骑车回家。亲友们留言,提醒罗江云路上注意安全。“我们山村的娃儿上新闻,整个村子都沸腾了。”当地村民小组长罗兵富告诉成都商报记者。

  罗江云此次返乡旅程单面全程1600余公里,横跨广东、广西、贵州、四川四省份,道路包括国、省道及高速公路,原计2月12日晚到达四川宜宾兴文县石海镇。罗江云和队友们此次结伴骑行回家,澎湃新闻派出4名记者全程直播他们的返乡归途,骑行队因此受到网友关注,而此次直播的主角、骑行召集人罗江云也成“网红”,在石海老家,罗江云也成了“名人”,向当地村民打听,都能知道罗江云住处。

兴文石海深山之中,罗江云的家就在其中。

  

  

  2月12日凌晨1点左右,罗江云所在的骑行队伍冒着严寒赶路,希望早日回家。就在他们距离贵州龙里县休息点不远时,黑夜中突然窜出一只小动物,位于队列第三的张攀避让时,摩托车撞上路边护栏倒地,张攀在惯性作用下飞了出去,严重的撞击导致右大腿骨折。“罗江云在我后面,距离约一公里,当他看到我后,马上停车,通知走在后面的跟拍汽车停车提醒来车注意安全。”张攀回忆,罗江云第一眼并没意识到是自己队友出事故,但他仍然边打电话边跑来救援。

  “他看到是我后,马上把我拉起来,查看伤口。”张攀说,罗江云原以为只是他只是受了皮外伤,因此表现得很轻松,并庆幸没出大事。“当我告诉他腿断了时,他马上吓得不知所措。”当晚,所在队友先后赶来,将张攀送到龙里县人民医院救治。队友们守了张攀一个整晚,都没睡觉。张攀出发前在网上买了一份49元的意外保险,保险期限为30日,最高保障120万元,因交通意外身故或致残最高保障30万。

  在张攀住院的兴文县光明骨科医院六楼的病床上,躺着另一名骑车受伤刚做完手术不久的兴文籍摩托车骑车小刘。小刘与罗江云、张攀等既是老乡,又是中山摩托车群里的群友。“罗江云约我一起走,但我放假早十天,决定和别人一起走。”小刘告诉记者,罗江云提醒他要在网上买份保险,以防万一。小刘和妻子2月2日从中山出发,2月4日在贵州毕节出车祸摔断了腿。“我没听罗江云的建议,没买保险,早晓得就该听他的。”

  这支由90后年轻人组成的“摩托新军”,除了有保险意识,更有骑行的安全意识。在罗江云和朋友们的摩托车上贴着各种反光标,在夜间可以加大灯光反射;所有人都身着价值数百元至上千元不等的骑行服,在路上运动时更醒目;摩友们的安全头盔里,贴近耳朵的地方安置了蓝牙耳机,接打电话可以不用腾出手,行车更稳;到了车多的拥挤路段,10辆车分成两组,分路行驶,以防追尾;即使在同一路上行驶,两车之间保持一公里左右距离,绝不“并肩”前进……

  不过,张攀身上发生的事故,对罗江云打击很大。千里迢迢从中山骑行到兴文后,罗江云没有急着回家与朝思暮想的家人团圆,而是临时决定去医院看望张攀。而到家之后,罗江云更发了一条朋友圈表示:“终于到家了!以后我也不想骑车了?唉!”罗江云接受采访时说,他曾劝朋友买意外保险,但自己却没买。“将来骑车会考虑买份保险,万一发生意外也有保障。”

  

  

  罗林富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家里从来不要求罗江云给家里寄钱,只要他自己在外面能生活得好就行。不过罗江云的家庭比较特殊,不仅他们姐弟俩由爷爷奶奶养大,叔叔有病无法外出挣钱,只能在家协助奶奶做点农活。叔叔家的两个孩子:堂妹读高一、堂弟读初二,基本也由爷爷奶奶抚养。

  随着爷爷奶奶年龄增加,养家和供养两个弟弟妹妹读书的重任,其实落到了罗江云和姐姐罗千芳的身上。罗林富告诉记者,罗江云去年打工买了摩托车,因此没给家里寄回钱来,但姐姐罗千芳寄回一万余元,加上养猪、养鸡等挣的一万多元,两个小孙子读书和生活基本没问题。

  得知罗江云骑摩托车回家,奶奶胡福芝虽然三个晚上没睡着觉,但她还是让小孙子帮忙下载了新闻软件,收看罗江云和朋友们的归途直播,时刻关注罗江云的动态。当看到直播说罗江云给弟弟妹妹都买了新衣服作为新年礼物,还要给自己发大红包时,胡福芝的眼角湿润了,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罗林富则指着二层小楼告诉成都商报记者:“房子我给他们(大小孙子)立起来了,希望孙儿们能挣钱装修。”

  与19岁的罗江云不同的是,25岁的张攀已经担起了家庭的重任。父亲去世后,十多岁的张攀便外出打工贴补家用,并和母亲一起挣钱供妹妹读书。张攀不仅靠自己努力在县城买了新房,母亲和妹妹也到中山投靠他,而他此刻挣钱并不忙着谈对象,他供妹妹在湖南读大学。这次摔断腿,即使有保险,他本人也要承担不小的损失。但张攀并不沮丧,眼看罗江云就要外出打工,他仍很平静,“现在好好养伤,等身体好了再作打算。”张攀是技术工,他相信自己无论去哪里,只要人不懒,都有不错的未来。

  车队中最年轻的罗江云在外打工时,不仅牵挂着年迈的爷爷奶奶,还有弟弟和妹妹。此次从广东回来,罗江云不仅给爷爷奶奶封了红包,也给弟弟妹妹买了新衣服过年。

  罗江云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自己小时候不喜欢读书,太贪玩,吃了没有文化的亏。现在弟弟妹妹成绩好,希望他们多读书,能考上大学,有个好的工作,不要像他一样再下苦力。“我和姐姐毕竟大了,能够挣钱,会承担起弟弟妹妹读书开销的责任。”罗江云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这次外出打工,希望能找个可以持续的更挣钱的工作,不再做搬运。而奶奶则希望罗江云能学门手艺,将来可以更轻松地挣钱。

  罗江云和张攀看法一致,只要人勤快、吃得苦,一定可以有很好的未来。“希望来年多挣点钱,让爷爷奶奶过上更好的生活。”

  来源:成都商报

责任编辑:张义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