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02-20 03:30:51 中国新闻网
摘要  原标题:,父亲称未想到他会杀人   张扣扣的父亲表示,当年13岁的儿子目睹母亲冲突中死亡,但22年来“从未听他谈起此事,也从未想过他会杀人。”      大年三十这天

  原标题:,父亲称未想到他会杀人

  张扣扣的父亲表示,当年13岁的儿子目睹母亲冲突中死亡,但22年来“从未听他谈起此事,也从未想过他会杀人。”

▲犯罪嫌疑人张扣扣。 图片据华商网

  

  大年三十这天,张扣扣的父亲张福如与兄弟3人约好去给长辈上坟。9时许他从家中出发时,看见儿子正在洗棉袄,父子俩没有对话 。

  张扣扣的姐姐张丽波也说,事发前,并未发现弟弟有任何异常。此前她一直在石家庄做小生意,因照顾女儿等原因多年未回来过年,这是7年来第一次回家过春节。

  在张丽波印象中,自1996年母亲去世后,弟弟就变得内向起来,很少与家人交流感情,“我们不太清楚他心里在想什么”。直至腊月二十七,她带女儿回婆家,也从未听弟弟谈起当年母亲死亡一事  。

  探员获取到一份判决书显示,1996年8月27日19时许,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路过邻居王正军家门前时,因两家过往有矛盾,她便朝王正军的哥哥王富军脸上吐唾沫,遂引起争吵。

  当年17岁的王正军闻讯赶到现场同汪争吵并撕打,汪秀萍拿一扁铁在其左额部、左脸部各打一下。王正军即从路边捡一木棒朝她头部猛击一下,致其当场倒地,于当天22时许死亡。

 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,汪秀萍在冲突中死亡,起因是王、张两家有宅基地矛盾。张丽波、张福如均对此否认。

  按照张福如的说法,当年他家种植西瓜,因给别人送瓜而未送给王家,引起对方不满。

  张丽波与张福如均称,冲突发生时,其一家4口包括张扣扣均在场 。

  当时,张扣扣13岁。

▲嫌疑人张扣扣指认犯罪现场。

  

  判决书显示,经法医鉴定:汪秀萍系钝性外力所致颅脑损伤而死亡  。王正军触犯《刑法》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规定,构成故意伤害(致人死亡)罪。

  此外,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(汪秀萍丈夫)与委托代理人汪井发(汪秀萍哥哥)诉称:王正军的犯罪行为给被害人家庭造成极大损失,要求其赔偿汪秀萍死亡的全部丧葬费及赡养、扶养、死亡补偿等经济损失25万元。

  王正军当庭供认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,并辩称:由于汪秀萍拿钢筋扁铁打他,出于阻止和义愤才还击 。“因我犯罪时不满18周岁,请求从轻处罚;虽愿意赔偿,但确无赔偿能力” 。

  判决书披露,王正军及其法定代理人兼监护人王自新均表示:家庭经济困难,无力赔偿。经查,王正军家庭困难属实,经南郑县(区)法院当庭调解,对附带民事赔偿问题未达成协议。

  最后,王正军犯故意伤害(致人死亡)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(刑期自1996年8月29日起至2003年8月28日止);由王自新一次性偿付附带民事诉讼张福如经济损失9639.3元。

  张福如提到,22年前妻子与王家发生冲突并被击打致死,村委会有人报警,警方将王家父子4人带走调查。

  其中,王自新,男,71岁,务农;王校军,男,47岁,系王自新长子,国家公职人员,其工作单位为南郑区红寺湖管理处,职务为管理处主任(正科级);王正军,男,39岁,系王自新三子,原在西安打工。

  另据媒体报道,村民介绍,王家二儿子因大年三十当天在市里值班没有回家,所以躲过此次凶案 。

▲王正军构成故意伤害(致人死亡)罪审判书截图。

  

  张福如回忆,大年三十午后,他上完坟从山上返回,途中遇到一不明人员来“截”他。“看起来像要来打我,我赶紧往回跑。”他说,当时他尚不知发生何事,只顾往回跑,并独自在山中待到次日19时左右。

  “初一晚上,我看到山下有很多警车,像是出了什么事 。”张福如下山回到村中,后至村委会询问,得知自己儿子张扣扣杀人潜逃一事。

  对于“为母报仇”的说法,张福如告诉重案组37号,“从他(指张扣扣)妈妈死后,从未听他谈起过此事,也从未想过他会做出杀人的事情来 。”

  汉中市南郑区公安官方微博2月15日通报,南郑区新集镇王坪村14组发生一起杀人案,致2人当场死亡,1人经抢救无效死亡。经初步侦查,35岁的张扣扣有重大嫌疑。

  “悬赏通告”提到,张扣扣身高165至170厘米,中等身材,方脸,留短发,逃跑时穿米黄色外套,深色裤子 。对提供线索破获案件的有功人员,奖励现金3万到5万元。

  17日上午,南郑区公安局官方微博再次通报称,7时45分,张扣扣投案自首。至此,南郑区新集镇“2.15”杀人案成功告破 。

  探员从南郑区委宣传部获悉,张扣扣35岁,未婚,无正当职业,2017年12月外出务工回家 。

  新京报记者 卢通 编辑 李骁晋 校对 郭利琴

  

责任编辑:张岩